(本文翻譯自紐約時報 New York Times 文章,連結在文末。)


Pepe the Frog 一路以來都象徵仇恨。但對香港示威者來說,這隻「青蛙」是他們的一份子。


對於反誹謗聯盟 (Anti-Defamation League) 而言,Pepe the Frog 象徵仇恨、種族歧視及反猶太,屬於極右 (alt-right) 極端份子。這隻「青蛙」已被普遍認為是有害、邪惡及危險。


但 Pepe the Frog 有一個充滿違和感的新身份 - 支持民主自由的勇士。香港示威者會在通訊軟件、網上論壇、甚至遊行示威路上噴的塗鴉,都會用上這隻「青蛙」。


如果這樣,代表香港示威者支持極右極端主義和種族歧視嗎?


這條問題令很多香港示威者很困惑,因為他們大多數都不知道 Pepe 在世界其他地方代表著種族歧視。香港示威者只是純粹的喜歡這隻「青蛙」。


連登討論區就出現過類似的討論 - 大約意思是:Pepe the Frog 同極右主義完全無關係,它只是因為搞笑,所以很得年輕人歡心。它變成了在這場抗爭運動的象徵。


有一位 33 歲的示威者 Mari Law 坦言知道 Pepe the Frog 在其他地方代表極右主義,但在香港這隻「青蛙」並沒有那種有害形象,所以就沒有關係了。他亦知道很多示威者其實並不知道 Pepe the Frog 與極右主義有關。


「對我來說,Pepe 就好似 Hello Kitty 咁,只係隻卡通人物。」Mari 說道。


對香港人來說,Pepe 是他們的一份子。通訊軟件上用的 Sticker 都充斥著戴著黃色頭盔的、被催淚煙包圍著的及舉著反政府標語的 Pepe。這隻「青蛙」還會變身成為急救員,或一個手拿著 iPhone 的記者。


20 歲的 Emily Yeung 之前並不知道 Pepe 的「黑歷史」。當她知道後,她與她的「戰友」會考慮停止在機場派發印有 Pepe 的傳單。


「但其實不同國家有不同文化。標誌、顏色等等在不同文化裡都會有不同定義。我想美國人一定覺得 Pepe 很冒犯,但我們應該要對他們解釋 Pepe 對我們的意義。」她說道。


Pepe 由 Matt Furie 在十年前創作,起初並不代表種族歧視,原意是正面的。當極右主義用上了 Pepe,Matt 在 2017 年決定「殺掉」這隻「青蛙」。


在 2016 年,反誹謗聯盟更將 Pepe 列為仇恨標誌。


「Pepe 象徵仇恨簡直荒唐,極右主義竟然用上這隻和平的『青蛙』作為仇恨代表。」Matt 說。他更在時代雜誌 (Time magazine) 寫道:「我明白我無法控制,但到最後,你認為 Pepe 代表甚麼就是甚麼。而我身為創作它的人,我認為 Pepe 代表『愛』」。


在香港,Pepe 並沒有成為 Matt 心目中很酷的「青蛙」。而示威者 Mari 則認為 Pepe 很傷心,很像現在的香港人,這隻「青蛙」會與香港人一起抗爭。


「我想我們可以在這場抗爭中重新定義 Pepe 」Mari 說道。


New York Times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