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筆記電影會」舉行了電影《大都會》放映會及創作交流小組,在這個自稱「亞洲國際都會」的城市重溫這齣電影,別有一番感受。 
 
黃金二十年代 
 
《大都會》誕生於1927年當時德國處於「威瑪共和國」時期,剛經歷了一戰導致經濟崩潰,加上《凡爾賽條約》巨額賠償及割地的屈辱,使德國人活於恐慌及不滿中,而這種情感在藝術方面得以表現,使得二十年代的德國藝術發展蓬勃,各項藝術範疇都出現了重要的藝術家,帶領著新的藝術形式及風格展現,當中包括了以茂瑙、弗烈茲朗為主的德國表現主義電影,在這個藝術發展蓬勃的二十年代,因此被稱為「黃金二十年代」。 
 
不過隨著納粹黨的興起,這些藝術家開始逃離德國,使得這個黃金時期結束。 
 
極具規模的製作 
 
德國表現主義電影是黃金二十年代的重要一環,眾德國表現主義電影中,《大都會》可謂最具代表性,同時亦是規模最大的作品,《大》片動用了過萬演員,製作成本為500萬馬克,相當於二億美元,即使用今天的標準,也是一個大製作。 
 
可惜的是,《大》片當時票房欠佳,而電影公司UFA亦差點破產,並參照美國版本製作一個刪剪版,較原本的少了約四份之一的片段,自此,一直在社會上流通的都是刪剪版本,而原整版本則到了2010年在德國柏林影展才重現觀眾面前。 
 
未來世界的批判 
 
《大都會》的故事設定在2026年,當時分了兩個世界,一個是富貴人家的地上世界,另一個是窮人的地下世界,而地下世界的工人為了工作,行屍走獸,最終在發明家製造的機械人煽動下,工人們開始反抗…… 
 
從電影可見,《大都會》對資本對勞工的欺壓作出批評,諷刺的是,電影製作方面卻非常「不人道」,每天拍攝17小時,女主角差點憤而離開劇組,電影中的水災片段全是冷水,扮演機械人的演員穿著鐵甲戲服時,被鐵甲摩擦皮膚,拍攝時因呼吸困難而暈倒。 
 
現今香港的諷刺 
 
電影中的城市表面全是高樓大廈、天橋和汽車,但地下世界的工人行屍走獸般上班下班、生活缺乏休息、無限的工作時間等不人道的情況,我們看來或許有身同感受,因為以上情形,每天都在香港發生。 
 
《大都會》彷彿有預言作用,對今日的我們仍有身同感受,這顯示了導演的眼界,不過,《大都會》在當時德國並不受歡迎,因為當時德國工人並不是工作過勞,而是根本沒有工作。 
 
雖然《大都會》沒有回應當時德國社會,但是我們仍能從電影中看到導演對社會的批判及眼光,可惜,今日香港正是缺這類電影,製作人猶如不食人間煙火般,過份地呈現社會或人物所謂美好一面,做法「離地」,即使有意回應社會的,往往對白過於直白,缺乏深度或遠見。 
 
或許香港能出現像《大都會》般具意義的電影,不過,它的命運會不會像《大都會》般,遭到片商閹割,這就不太好說了,反正不少港產片在商業或政治考慮下,都懂得自我閹割,但無論如何,我們重溫《大都會》時,可以在這幾方面有更多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