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中華人民共和國護旗手彭浩翔,其新作《鹿鼎記》電影版三部曲,因涉攻打外族等敏感內容,而未能獲得大陸廣電總局的拍攝批文。此消息一出,不少網民表現得幸災樂禍,而筆者對彭導的事感到愕然。 

 
彭浩翔如此愛國,愛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竟然無法得到大陸有關當局的關照,筆者的確感到意外。不過筆者仔細思考,起初彭浩翔在微博轉發帖文,自稱是護旗手時,大家不是也感到很意外嗎?雖然自稱護旗手的香港藝人也不少,但感覺這出自彭浩翔微博總是格格不入,像是鬧劇般,相反其他人轉發的話,卻沒有這種感覺。 
 
筆者再思索,這種感覺或跟他原本的形象有關,彭浩翔以往給人的印象,是好色、低俗、跟解放軍或香港警察那種「正義之師」呈相反,而且他用iPhone轉發帖文,而非華為,這難免有關當局視他為謝振中一樣,忠誠度成疑,以致無法獲得拍攝批文。 
 
港中兩地影視行業關係密切,而且廣電總局政策變幻莫測,即使像張藝謀這樣的「國師」也受影響,更何況是彭浩翔呢!筆者也是一名影視工作者,同時也是一名廢青,廢到不能再廢的廢青,幾乎每星期都會走到街上,當警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口中的曱甴。早前某大陸編劇得知筆者吃下催淚彈後,批評筆者是刁民,筆者已有心理準備因自己的行為或創作觸及中共底線、或得罪了某些「愛國」人士而不自知,遭受更大更嚴重的批評和攻擊,因此,筆者決定撰寫以下的道歉文,以表達筆者過往「刁民」行為的悔意,以及筆者比彭浩翔更有誠意當一名「護旗手」: 
 
「本人袁廸旗實在對不起中國,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香港跟台灣、鈞魚台、南沙群島一樣,是中國自古以來的領土⋯⋯應該是早在三皇五帝時已是中國領土。世上沒有香港人,香港居民是中國人,全球華人都是中國人,全球華人、中國人包括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應該向中國認祖歸宗,但中國境內的蒙古族人不能向蒙古國認祖歸宗,同樣地,中國境內的朝鮮族人也不能向朝鮮或韓國認祖歸宗,皆因所有中國人,不論是漢族、藏族或維吾爾族,都是炎黃子孫,大家都是中國人! 
 
對不起中國,本人被煽動、被一些別有用心、企圖顛覆中國的外國勢力煽動,香港乃至整個中國是完美的,中國境內沒有任何問題,香港的抗爭者,是廢青,他們因學校的學習而變得視野狹窄,他們的見識不及一個近乎文盲的藍絲老人;所有反對派是港獨份子,黃之鋒是港獨份子,民主黨、支聯會是港獨組織,梁振英不是港獨之父;反送中、佔中、反廿三條都是顏色革命、分裂中國。至於大陸,所有維吾爾族反抗者都是恐怖份子,所有維權、上訪人士都是刁民,他們被煽動,甚至背後有外國勢力扶植,而中國共產黨早年依靠蘇聯援助不算是外國勢力,中共早年在中華民國境內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也不是分裂中國。 
 
中國當然沒有任何問題,中國的豬肉是完美的、中國的空氣也是完美的、中國足球是完美的、中國影視作品是完美的、抗日神劇也是完美的⋯⋯總之出自中國的都沒有問題,而非像成龍所說,中國製造會爆炸的! 
 
中國網絡及新聞狀態良好,《人民日報》、《環球時報》多麼中立專業,至少沒報導江澤民死訊,更有記者如付國豪勇闖示威群,忍辱負重,可歌可泣。黨也為百姓過瀘了不良資訊,貿易戰中中國沒有不利消息,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是平常日子,當天沒有特別事情發生,三反、五反、文革也是一樣,沒有任何人傷亡,所謂相關影像,只不過西方別有用心人士的抹黑造謠,我們相信黨就正確了。 
 
習近平等領導為百姓減少麻煩,百姓不用煩惱選哪人做國家元首,黨也一樣,讓大眾不會聽到像外國國會般不同黨派的爭吵,反正中國共產黨以外,其他政治組織都是非法的。 
 
以往本人太無知了!其實中國人也有言論自由,中國人有歌頌黨和領導的自由,也有批評異見者及外國元首的自由,這方面本人真的忽略了! 
 
對不起中國,以往本人沒有遠見,不知未來世界是屬於中國的,若不是某編劇的責駡,本人不知中國已踏入盛世,中國已崛超!雖然不少中國人認為釣魚島是中國的,蒼井空是世界的,多麼愛好和平和分享啊!但小小的香港算甚麼,大也不及蒼井空大,也不及蒼井空重要,深圳或上海可把它取代,中國近七成外資經香港到大陸也是小意思,中國人多,閉關鎖國也能活著,台灣的中國人實在不惜抬舉,竟仍未接受『一國兩制』,解放軍總有一天會解放台灣,並到香港止暴制亂! 
 
中國經濟實在太強大了!以往本人實在太愚蠢,現在才知道沒有人能擋著中國這巨輪前進!根據中國的一些專家指,朝鮮局勢對中國有利、英國脫歐對中國有利、中東局勢也對中國有利!嘩,世界潮流,浩浩蕩蕩,中國真的浩浩蕩蕩啊!要不是中國人愛籃球,NBA早就沒人看;要不是中國人來買奶粉,香港經濟早就完蛋;要不是中國人愛名牌,法國、意大利經濟早就完蛋;要不是中國人要娶越南新娘,越南經濟早就完蛋;要不是中國人對幼齒、人妻情有獨鐘,他媽的小日本AV業早就完蛋! 
 
最後,習近平當然不像小熊維尼,因為習近平會穿褲子,而且本人未曾見過習近平掏手吃蜜糖。」 
 
以上道歉文,不完美,但希望大家接受,筆者會繼續做「刁民」,有緣的話在維園、商場等地相見,再會。